1979年越戰后中國歸國戰俘的生活實錄

 時間:2013-05-02 20:37:41 貢獻者:ddlsos1985

導讀:1979 年越戰后 中國歸國戰俘的生活實錄 文章提交者:qclhj 加貼在 歷史風云之中國史 鐵血論壇 http://bbs.tiexue.net一直以來有關中國如何對待被俘歸國人員的猜測滿天飛, 不外乎是以朝鮮戰爭

1979年越戰后中國歸國戰俘的生活實錄(圖14)
1979年越戰后中國歸國戰俘的生活實錄(圖14)

1979 年越戰后 中國歸國戰俘的生活實錄 文章提交者:qclhj 加貼在 歷史風云之中國史 鐵血論壇 http://bbs.tiexue.net一直以來有關中國如何對待被俘歸國人員的猜測滿天飛, 不外乎是以朝鮮戰爭后中國殘酷迫 害被俘歸國人員為例,再加上種種猜想,認為 1979 年之后中國也大規模迫害這些被俘歸國 人員! 好吧, 我就把我能找到的真實的有關這些在中越邊境戰爭中被俘的我軍官兵生活境況 介紹一下,當然不能說的太多,只舉幾個例子。

我的父親當年是廣西軍區獨立師三團的一名副連長,參加了 79 年 2 月 27 日至 3 月 9 日攻打越南棱模地區的戰斗,前面兩個例子由他提供,后面的則是從一本名叫《中越戰俘生 活實錄》的書中選摘,這本書的作者叫史文銀,該書于 1991 年 3 月出版,大約出了一萬冊, 由春風文藝出版社出版,現在肯定是找不到了。

我之所以先啰啰嗦嗦的說這些例子的出處是因為我可以對我提供的資料負責, 我也想請 別的兄弟把這些東東轉貼到其它論壇,省的總是有國人在那里妖魔化自已的國家。

中越戰俘交換從 1979 年 5 月 21 日至 6 月 22 日為止, 共進行了五次, 中方交還越方 1636 名被俘越南武裝人員,越方向中方交還 238 名被俘武裝人員。

小資料:越南分別在柑塘,高平,諒山設立了 A 號,B 號,C 號共三個看守所。

交換儀式很簡單, 雙方紅十字會代表按預定程序來到相應地點, 在聯合國代表多米尼克. 保梅爾的監督下,交換“花名冊” ,并逐人清點,直到“帳” “人”相符各自收工回家。

在這 238 名中國軍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 7 名女兵,她們是 114 師(又有一個說法是 124 師)的一個戰地救護所里的女兵,1979 年 2 月 19 日凌晨,該救護所被越軍特工隊偷襲, 一名越南特工偽裝成我軍傷員,混入救護所,里應外合,當場打死了所有男性軍人,將七名 女兵擄走,另一名女兵中彈后昏死過去,幸運的逃過一劫(有意思的是這名女兵竟然是我的 一個朋友的母親,當然這是后話了) 。

這七名女兵被俘后馬上被送到河內單獨關押,至于這 七名女兵在戰俘營中的遭遇沒人知道, 也不會有人問, 但是我的父親告訴我, 他所知道的是: 她們是好樣的,沒給中國軍人丟臉,沒給中國婦女抹黑!她們是在 1979 年 5 月 28 日第二次 交換時回國的。

盡管部隊對她們的回來非賞常冷淡,但還是對她們作了以下安排,其中有五 人被安排去了別的地方, 畢竟她們已經不可能再回到原來的生活圈子, 另二名則上了一所不 出名的軍醫學校,在整個過程中,不管是接收單位還是她們要去的地方,她們的這段經歷都 不為外人所知。

所以我不可能提供她們的姓名(其實也無法提供) ,那怕你們說我在撒謊! 胡紅兵(音) ,廣東汕頭人,他是我父親所在的廣西軍區獨立師唯一一名被俘人員,當 時他和部隊在夜間開進途中, 失足滾下一個山谷, 腦袋撞上了谷底的一塊石頭整個人當時就 昏了過去,部隊找了一會,只找到他的軍帽和一只鞋子,以為他犧牲了。

后來他醒了過來, 在追趕部隊的途中,讓越南人的民兵給俘虜了。

剛開始越南人沒有把他送到戰俘營,只是將 他關在一個小兵營內。

這個戰士不愧是潮州人,誰的帳都不買,讓越南兵打個半死,扔進一

個糞坑,每天都對著他拉屎撒尿,整整關了他五天??!他的食物是偶爾有越南兵給他扔進來 ! 的木薯,至于他是怎么解決口渴問題的,沒人問,也不敢問。

交換回來后,對他的處理有兩 種意見,有的領導認為他的表現不愧為一名戰士,應該按正常退伍處理。

但也有領導認為, 他雖然沒有叛國,但畢竟當了俘虜,應該開除軍藉。

后來這名戰士自愿接受開除,回到了家 鄉!幾年后,當中國興起了第一輪干個體熱潮時,身為潮州人,他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我父親早幾年參加老兵聚會時,還能聽到他的消息,知道他在深圳,過的比很多人都滋潤。

這也許就是命運,他當初恐怕也不會想到他有今天吧。

以上就是我父親所知道的可以肯定的兩個真實事例, 下面的就是摘自史文銀先生的 《中 越戰俘生活實錄》 。

首先聲明一點:這些事例作者在書舉了好多,而且很詳細,只是限于篇 幅,只好簡摘。

另外,作者可能出于某種原因,沒有寫出這些戰俘所在部隊的真實番號,敬 請見諒! 周方軍,廣西陸川人,1976 年入伍,廣西邊防某部的一名戰士,在參加朔江戰斗中被 越軍俘虜,關押在諒山的 C 號看守所,是最后一批被交換回來的戰俘,部隊按正常退伍處 理。

當他回到家鄉后,家鄉人被嚇了一跳因為當地都知道他已經“犧牲了” !結果沒過多久, 鄉親們都知道他當了俘虜,開始嘲笑他,疏遠他,不過這并沒有影響他,后來他承包荒山種 果樹,成了當地第一個敢這么干的人,捉住了改革開放最早的機會,再后來,日子反正過的 比大多數人要好的多,成了當地的一富。

有意思吧! 尹東海, 山東聊城人, 廣西邊防某部的一名班長, 在高平戰斗中被越軍特工隊抓了俘虜, 后來關在高平的 B 號看守所,是第四批被交換回來的。

當他趕回家鄉,發現她的未婚妻已 經嫁做人婦。

他先是在村里種那幾畝責任田, 后來出去當了個小包工頭, 十年又回到了家鄉, 當史文銀先生采訪他時,他已經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包工頭了。

以上舉的都是比較成功的例子, 其實絕大多數被俘歸國人員只是默默的回到家鄉, 當上 了普通的農民,工人。

難道沒有被迫害的嗎?史文銀先生在作品中明確的告訴我們:沒有,但是有判刑的。

車宗強,云南保山人,云南邊防某部的一名戰士,在邊境對峙期間有一次槍走火,被連 長罵了一頓,一氣之下主動投了越南,后來干起了專門給中國軍隊喊話的角色,再后來給越 軍特工隊帶路, 結果踩了地雷, 更可笑的是戰士們在他的尸體上發現了他寫給家人的一封信, 表示越軍對他很好,可以給他一筆錢將來接父母親出國云云。

張東林,廣西崇左人,因為從小就靠近邊境,所以說的一口流利的越南話,營長專們把 他帶在身邊,好方便審訓戰俘或與越南百姓溝通,但沒想到他這小子不地道,既怕死又信了 越南人的宣傳,找機會投了越南。

越軍很重視他,不但好吃好喝,還專們給他配了個助手, 負責寫宣傳單和在無線電廣播攻心,開始交換戰俘后,他要求留下來。

結果越南人對叛徒不 感興趣在最后一批交換中把他給交回中國,當他的腳一跨入中國國土,馬上就上了手銬,很 快就判刑。

不太清楚具體刑期。

高 XX,黃家林,兩人是廣西邊隊某部三連連長和指導員,在 1979 年 3 月 15 日,該連 奉命擔任掩護撤退任務,可能是由于地圖或是其它什么原因,該連誤入越軍伏擊圈,槍炮一

響,兩人嚇慌了,既沒及時向上級求援(當時步話機已經配到連一級) ,也沒有組織部隊突 圍,而是帶著通信員落荒而逃,結果導致全連被殲,死傷俘一百多人(包括此二人) ,后來 越軍將該連被俘官兵解除武裝后集合, 讓一名女兵在旁看管, 找來記者拍下照片, 大肆宣傳, (這張照片很多兄弟都應該看到過, 這可是在網上被傳的最多的一張我軍戰俘的照片) 把中 國軍隊的臉都丟盡了, 他們的上級指揮員竟然是通過截獲越軍無線電通信才知道該連被 “包 了餃子” 。

后來交換回來后被判了刑,高 XX 不太清楚被判什么刑,黃家林被判了個無期。

史文銀先生之所以會寫這本書,起因竟然是因為看了大鷹所著的《志愿軍戰俘紀事》一 書,志愿軍戰俘在文革中的悲慘命運深深的激怒了他,他是帶著一種非常悲憤,狂暴的心情 開始他的采訪,他原以為會看到另一幕人間悲劇,可是他卻得出了這樣的結論“雖然命運都 把他們推上那個“舞臺” ,可他們的遭遇,他們的生活以及他們的觀念卻是那樣的不同。

或 許是所處的時代,所處的環境改變了這一切。

” 做為我個人來說, 我一直認為, 僅以志愿軍戰俘在文革中的悲慘命運為理由來瘋狂的妖 魔化自已的國家是一種極不負責任的行為。

文革是中國歷史上一個絕無僅有的時代, 既使是 秦始皇的“焚書坑儒” ,滿清的“文字獄”也無法與之相提并論。

在文革中多少老革命,老 紅軍,說整死就整死,更何況是這些歸國戰俘! !這根本不具有普遍的指導意義。

從 1840 年的鴉片戰爭開始, 有多少中國軍人成為列強的戰俘, 他們當中又有誰因為是戰俘而被迫害 的??中國的歷史上幾乎從來就沒有過對戰俘進行迫害的傳統,除了文革。

我還可以肯定一點,很多人馬上就會說這些都是宣傳!那更有意思,這么好的宣傳資料 怎么從來就沒看到過???我想請問你, 你聽到過或是看到過有那一個中越邊境戰爭的戰俘 被迫害被殺害的??啊, 238 名中國戰俘來自全國各個地方, 這 就算是謠言怎么從來都沒聽 到過。

我比你們更有條件聽到這種謠言,我父親是 68 年的兵,不但親身經歷了那場戰爭, 而且他一直在廣西軍區呆到 1992 年才轉業,他也重來都沒聽到過! 很多人說美國人把戰俘當成英雄, 笑話! 從朝鮮戰爭到越戰先后有 15000 名美軍成為戰 俘,他們當中只有一半的人能領到戰爭補貼金,而且他們在就業,生活,社會保障中都受到 歧視! !美國人絕對不會把俘虜當成英雄!只不過是不迫害罷了。

我從家父那里聽來個故事,聽他說過好幾次,據說是家父當年從內參上看的,我覺得這 個故事情節上比較玄虛,也許家父記憶有誤,不知 mo 兄可否證明。

這個故事與 mo 兄說的 那個有點類似,我懷疑就是同一件事,但我說的這個可能被夸大了,也可能時間長了,家父 講故事時給演義了。

(家父的部隊當時在蘭州軍區,沒有去過南疆。

79 年撤退時,我軍一 個連擔任掩護任務時被越軍包圍, 越軍喊話要他們投降, 連長指導員就召集全連黨員開了個 黨支部會,商量如何是好。

連長指導員提議投降,沒人反對,僅僅有個排長不愿意,連長指 導員就說“黨支部討論通過了,個別同志不同意見的可以保留意見” ,排長還是不愿意,要 帶人突圍,連長指導員就下令把這個排長捆起來,然后帶全連投敵了,戰后交換戰俘,連長 指導員被判死刑,其他黨員都判了徒刑,就那個排長因為堅持原則,還算優待,被安排提前 轉業了,和其他被俘人員待遇類似。

連里的戰士都復員了。

這個連被全軍通報

 
 
快乐十分软件免费版